林长倾

深夜的一些碎碎念

我是一只准高二狗,浙江,七选三大文。

今晚补作业补的情绪有些极端化,就是心里特别难受。
我是省重点,当初也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才能上,感觉像是上天赐福。我初中是在小县城读,中考取县里前五上一中,我恰好是第七,后来发现第一名户口实际上在市里,是随市里的录取制度,不享有县前五这个录取制度,于是我成为第六。后来又发现新的第一原来的第二实际上户口也不在县里,于是我阴差阳错成为第五,就这么欢天喜地的进入省重点。
实际上在初二以前,我的成绩都是县一县二,初三那年看小说看堕落掉,所以沦为第七,这种阴差阳错实际上是对我更大的嘲讽与不甘。

于是我想,我进高中一定要好好读,我要让那些认为我就此堕落一蹶不振的人看看,我当初能把他们狠狠刷在身后,现在的我照样能,我想让那些暗里笑话我的人自扇巴掌。可是进入高中之后,我才发现自己的想法何其天真。

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,就是很压抑的绝望感。别人看一遍就能牢牢记住的题目我要看五遍十遍才能记住,尤其对于理科,每次写数学或是物理,我都尽我最大努力认真写,认真听,可依然错漏百出,妈妈总是安慰我说没关系,熟能生巧,你可以多做几遍,可是我很想问,哪来的时间,十门功课压下来,我为了能写完作业有时间睡觉,我放弃了午睡休息,我放弃了去食堂吃饭而啃面包,上午课已结束,就拎起书包冲向图书馆自习,下午课结束也同样是如此,晚自习课间也根本不敢休息,别人无论是怎么喧哗嬉戏我都不予理会,晚上别人睡觉了我还在自习坚持到凌晨一两点,当然,除了努力保证能写完作业外,我还尽量保证自己能再多写一点,再多写一点。我是多么希望能通过考试或其他证明自己,可每次结果都是狠狠打脸。

有人说我这种行为与想法不过是自我强加的自我感动,可我知道这不是,我知道自己真的十分努力,真的很认真,可我无论怎么赶怎么努力,就是赶不上,就是赶不上。

以前比我差的人成绩都比我好,让我觉得很难堪。我自身是个比较孤僻不善交际且内心有点自卑敏感的人,所谓朋友只是我因为不善交际而蒙上一层随和宽容的保护膜,因为我渴望和他们说话,也非常珍惜和他们说话,所以我尽量宽和平静,并时不时乐观一下向别人证明我多正常。可是很多人需要热切的交流者,而不是宽和聆听者,所以我的交际范围就只有那么一点点。当然,我的同学们都是非常善良可爱的人,我爱他们每一个人,也享受至于班中一种可爱的熟悉感和认同感,所以很多真实消极困惑隐秘的心思,既羞耻说出口,就像把所有秘密袒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这让我害怕,也担心不能理解,被强行安慰说些不关痛痒的话自我失落还要强行圆场并转移话题,装作真的好像听懂了,好像不在意。

越长大,越发现一种隔膜在。很多事情大家都是心照不宣,很多事情也是敏感不提。成绩,排名,理想大学,未来专业,家长期望等等,都是笑着打哈哈过去,何必纠结呢?看着他们云淡风轻的模样,我就会情不自禁的更深刻的自我鄙夷。

我学习是为了什么?成绩真的就这么重要吗?我是那么那么想证明自己,那么那么想跟别人说我不是无用的,我也是可以让别人欣赏赞美的,前十六年一路顺风顺水让我得意忘形,现在我的隐秘的小骄傲已经几乎消散殆尽。我感到一种深刻的惶恐紧张和迷惘,折射的是我空虚的心。我学习的动力好像一直是为了认可,为了证明,为了不甘心,为了一股强大汹涌的悲愤,为了一种压抑的羡慕,全都是为了别人。我知道自己空虚无助,死要面子,不切实际,活在别人眼光里。

妈妈问我长大想做什么,我说我希望能成为一个写手,写我自己,我想象,我身边的故事,将那些人都记录下来,让我爱的一切都有迹可循。我对写作向来怀有一种莫名圣洁的虔诚感,就像朝圣一样,要全神贯注,要心态平和,不能说话,吃东西,不能分一点神,是完全封闭的独立。

可我所经历的事太少,看课外书的时间太有限,我常常会有很多想法,可是我的文笔我的能力不足以驾驭他们。这样我觉得很难受。

妈妈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和我说,你永远只活在自己世界里,你太理想化了。她又说,你看,你的同学(指和我一个县城,被录取上来的那其他五名),他们努力学习是想考那个华东师范,或是什么985的其他大学,女生选择做医生和老师,男生选择工商科……其实妈妈一直想让我做老师,主要是有稳定的工资保险,还有假期。她不知道其实她这么一讲只会让我更不知所措,更悲哀,好像所有人都朝着认定的目标去了,他们兢兢业业,他们勤勤恳恳,他们只为有份稳定工作,然后有稳定的生活,然后稳定的过完一生,不必为生计过于辛苦劳碌,有时间陪陪家人,假期旅旅游,安安稳稳潇潇洒洒。妈妈说这样多好啊。安稳,对于一个既没有美貌,也没有足够惊人智慧,一个普通女生来说,这多好啊。这,就是你的一辈子。这就是你一辈子所有的内容了,这一辈子结束后,你就可以平静死去了。

我轻轻问,这样一辈子就没了,这样太可怕了……
妈妈问,那你还想怎么样呢?
我很认真的说,我不知道,别问我,我真的不知道。

要我在十几岁的年纪,因为一个狗屁高考狗屁大学,像疯子一样你追我赶死命学习,争分夺秒气喘吁吁,暗地里不断树敌,比较自己今天比他们又多学了多少,多写了多少,多背了多少,拼命给自己心理安慰,所谓心理暗示,不断鼓励自己,不断被逼着鼓励自己,像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,不能颓啊,你知道你在玩手机的时候别人在学习吗,你知道你在看小说的时候别人在学习吗,你知道你在慢吞吞吃饭,别人早就吃完去学习了吗,你知道你睡觉的时候别人还在学习吗,仿佛耳边不停有人和我这样说,这是妈妈的声音,是老师隐隐放弃的声音,是我自己的声音。

在十几岁年纪就要把一辈子定下,顺着时间脉络能看到自己死亡,这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吗,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整天胡思乱想,脑袋里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(我妈原话:真想看看你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,怎么就你屁事多,怎么就你抱怨的话特别多,大家不都一样吗,你凭什么觉得自己与众不同?)
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我也不知道是该反驳还是承认,别人顺从而努力,细水长流,我是一阵一阵的诡异热情,升起后熄灭,熄灭后复生,告诫自己再不想学也要学下去……我知道我从来不是什么独立坚强的人,没能力又不认命,没有太大野心,也不甘所谓平庸。最搞笑,最可怜。

还有是关于写手的话题,我妈是很尖锐的说看看你语文成绩又忽上忽下,作文分也不高。
在这里我特别想说的是以前我是很爱语文的,当然我现在也爱,那是我也爱语文考试,不妨把这当做一种恶心的虚荣。可我现在越来越觉得,这种考试不是思维的锻炼而是扼杀。我要按照出卷老师的思路,特别是阅读题,他要答案我要分,他是规则制定者,所以我要听话。他想让我怎么答,我就要怎么答,什么狗屁格式套路规范语言,我要听话,我对自己说,学会听话。
其实这一点在初中时就若隐若现,只是当时太傻没感觉。

我至今记得去语文补习的时候老师的一段话,她是个温和善良有点小个性的老师,我很喜欢她,她身上有我期待成为的人的一点点影子,坚持自己文艺的心,会种花摄影,有时和学生一起写作文,校园报专栏上有时也会登,不是那种公式化的介绍说学校又来了什么领导,校长又吧唧吧唧讲了什么话,什么爱国主义,什么心灵毒鸡汤,那些只是一种封闭,学校只告诉我们它想要我们知道的消息,培养成那种标准化的被认可接纳的人,而这个老师她实在很认真的去观察去思考,去表白她心中一点点尚未被生活公务套路屁话磨平的小小体悟,小小感触。是很认真又很自然的,是很世俗又很天真的,我当时想我以后也要有这样的一点点执着品行,才不至于真正埋没。

这个老师说(我初中是在一个小县,大家以市里的风气为指标)那些市里的学生语文成绩那么好,听说人家老师都总结出答题公式,比如文中有人流泪,那么可能主要是哪几种眼泪,可能主要是哪几种情感,再分类细化下去,看着哪个符合就往那个套,再加一点点语言整合就能那满分(在古诗文阅读中特别明显,考来考去几种感情,要么离别的依依不舍,要么羁旅他乡的痛苦无奈,要么壮志难酬的抑郁悲愤,要么渴望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与赤胆忠心……)这是不是也很可怕?我就想安安静静无缘无故留个眼泪怎么了,非要抓着我像拙劣的心里医生一样分析我患有什么精神病。

我现在觉得这是对语文,对作家本身最大的亵渎与践踏,我们失去了那个虔诚的安安静静认认真真去理解与体悟的心,这是最基本的尊重,也是最根本的灵魂,被迫消耗殆尽。

幸好我的老师还保留着一些可爱的小固执小天真,没有被这种潮流同化,没有把心与心的接触,灵魂与灵魂的探讨变成一场恶心粗暴的交易。我爱我的老师。

对不起在这里絮絮叨叨这么多个人偏激的困惑与迷惘,个人的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不甘无能与好高骛远不切实际。就像前面所说的,学业的压力让我很压抑,身边又没有什么真正能毫无芥蒂交流的人,就算我,以我的垃圾个性也可能不会说,我爸根本不怎么管我,我也不想他管,我妈根本不理解我,我们身上有些见鬼的一脉相承的固执与想法,每次和她交流我都很累很累,根本不想和她说话最后闹到不欢而散。

我妈特别喜欢问我:那你想怎样,那你想怎样,那你想怎样,那你能怎样?

你不能改变它就不得不接受它,你不得不接受它,就就要说服自己必须接受它,你说服自己必须接受它然后你再假装自己很愉快地接受它,有天你就会觉得自己是真的很愉快地接受了,你一愉快就会做好了。这是我妈的处事哲学。
不仅仅是数学物理,不仅仅是考试模式,还是日后的社会,是人生。你没能力就要适应,那么为什么不自己骗自己让自己稍微开心一点。
我对此保持缄默。
我经历的还是太少。
我还是太浅浮了

这是我的苦逼高一,算是一个小总结吧。我本来15号返校,现在推迟到20号,也就剩个一两天了。暑假本来想好好利用,可每次到最后发现什么豪情壮志都是空,混吃等死而异。从县里去市里补课,单趟两个小时的车程,一周三次,坐到人心烦气躁。补的是物理和化学,感觉物理依然一知半解,觉得自己天生就没有学它的命。消耗了大把时光,最后是悲愤地补作业的我,和肯定写不完的作业。28号又要开学考试,作为浙江党经历所谓新高考,11月就要开始学考了(我们这里称自己选考科目以外的考试为学考,比如我选考是史政地,那么我的学考就是物化生技术,学考是拿等地的,选考是赋分制算入高考的,选考主要是高二4月和高三11月……还算远吧)
总之很任性的念叨了那么多,真的非常抱歉。如果有人愿意看的话我还是很感激的。

就这样吧,要回去继续补作业。

快5点了呢。
天要亮了

评论(8)

热度(5)